用户中心
  • 学 号:
  • 姓 名:
网站统计
    • ·共有文章:25篇
    • ·文章阅读:3427人次
    • ·共有图集:个
    • ·共有软件:个
    • ·共有视频:个
    • ·总共留言:条

起底域名抢注连环圈套:“讲师”一忽悠几十万血本无归

发布时间:2020-06-07 01:47 点击数: 【字体:

  老樊是一家水果生意小公司的老板。一年前,他收到了一条邀请他参会的消息。会议的主题原本是“扶持中小企业”,可到了现场,老樊才发现这是一场“域名抢注大会”。

  “先是一个讲师,举了很多域名高价转让的例子,又介绍了一种.手机域名,说赶快抢注,手机上网都要用。”讲师一说完,销售人员紧跟着就围了上来。得知老樊是做水果生意的,销售人员向他推荐了“中国水果官网.手机”域名,说这个“带国字头,特别好”。

  “域名升值空间很大”“你注册了会有人高价找你买”在销售人员各种话术之下,老樊以为这确实是一个投资商机,于是花29800元注册了域名十年的有效期。会后的一个月内,销售方天津域晟公司还在不断联系老樊,向他推荐其他“有价值”的域名。老樊最终又花费40多万,抢注了“果蔬网商城.手机” “心心相印.手机”等另外11个以“.手机”为后缀的域名。

  一年多来,老樊一直都幻想着能把手中的域名高价转出,可直到现在,他的12个域名一个都没有转让出去。在一个名叫“手机域名骗局”的微信群里,聚集了十多名与老樊有着相似经历的维权者,他们都曾经被邀请参加各种名目的会议,但现场一看都是“.手机”域名的推销会。而他们在会上抢注来的域名,同样一个都没能转让出去。

  一位来自浙江的维权者提供了一份参会邀请函,上面写着会议主题是“汇聚创新力量 引领发展方向”,会议议题则是“专家讲解如何把生意做到手机上”,丝毫没有域名的字眼。这名维权者表示,其实现场就是“.手机”域名的抢注会,但因为会议现场“不许拍照、录音”,所以并没有留下销售方夸大宣传的证据。

  另一位新疆维权者在参会时偷拍了一张会议流程的照片。他参加的会议分为四个部分:“从移动商务理论层面做企业剖析”“商业与科技融合的趋势解读”“深入分析企业未来的主流模式”“行业专家现场答疑”。维权者表示,会议议程听着很高端,但其实就是一个“专家”大谈特谈“.手机”域名发展前景多么广阔,然后现场工作人员开始推销域名。

  域名投资人沈平介绍,域名注册领域主要涉及“域名注册管理机构”和“域名注册服务机构”,“前者相当于域名的生产厂家,后者相当于域名的经销商,前者需要委托后者开展销售业务。”在工信部的备案网站里,可以查到“.手机”域名确实通过了审批,域名的注册管理机构是“北京华瑞网研科技有限公司”,但在注册服务机构一栏里,找不到与老樊签域名注册合同的“天津域晟”公司的名字。

  沈平表示,域名作为一种外宣平台,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为企业省下一笔推广费用。但像“.手机”这样的中文域名,行业内的认可度还比较低,远不如““等常用域名。

  “.手机”域名到底价值几何?这是一个非常难以界定的问题。首先,普通人很难通过公开渠道查询到“.手机”域名的转让价格。在域名转让信息平台笨米网上,可以查到各种后缀域名的交易信息、行情走势。但因为“.手机”域名实在太小众,因此并没有被该网站收录。

  记者打开了“.手机”域名的“生产厂家”华瑞网研公司的官网,点“.手机”域名的介绍页面,一股浓浓的“忽悠感”扑面而来。

  但光看这些,也很难确定“.手机”到底有没有被市场认可。记者又在官网的发展历程栏中看到了一张图片,图片下面的说明是“抢滩期众多名企保护抢注”。其中列举了各种品牌的“.手机”域名。

  但通过域名持有者查询系统查询发现,这些品牌当中,除了“arm”,“尼康”“安谋”三个品牌的“.手机”域名还未过期。另外的“autozone”“良子健身”“酷派”等品牌显示的都是“未注册”。

  而“唯品会.手机”“好易购.手机”两个域名,虽然显示已经注册,但注册人也并不是品牌对应的公司,而是华瑞网研旗下的“华瑞无线”公司。

  沈平表示,查询系统里显示未注册有两个可能。一种是这些品牌当初根本就没有注册过“.手机”域名,另一种是品牌确实注册了“.手机”域名,但到期后没有选择续注。“如果是前者,说明华瑞网研用的这张宣传图片是虚假宣传,如果是后者,说明这些品牌并不认可.手机域名的价值,到期后认为没有必要再花钱去保护性续注。”

  在老樊持有域名的这一年当中,他的域名并非完全无人问津。事实上,还曾有多个公司和个人打来电话,声称想购买他手中的域名,随口开价就是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这也让老樊做起了赚大钱的美梦。但每次临到交易时,对方总会以域名“缺证书”“缺认证”为由,让老樊去办各种证书。由于老樊不知这些证书如何办理,对方还特意告知可以找哪家公司代办,老樊前前后后为了办证又花了好几十万。当证书办完之后,这些域名“买家”不约而同地又会找各种理由取消交易,结果老樊还是一个域名都没卖成。这其中,有些为老樊办证的公司,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里根本就查不到。

  现在,老樊为了转让域名所办的证书已经堆满了一个手提袋。沈平表示,域名转让根本用不到任何证书,老樊其实又落入了更深的连环圈套。

  除了声称要购买域名,还经常会有公司找老樊来谈商业合作。在记者跟老樊的交谈过程中,就有一家广东的公司打电话上门,说可以帮老樊打造他手里的域名,制作“5G入口,四大端口”,十年服务费19800元。

  这样的电话,多的时候一周能打来好几个,老樊也十分好奇,这些声称要买域名谈合作的人,都是怎么找到他的?在通话中,这家广东公司表示,直接在网上搜索老樊的域名,就能找到老樊的电话。

  但记者发现,在网上找老樊的联系方式还真不太容易。以老樊手中的“果蔬网商城.手机”域名为例,首先用搜索引擎输入域名名称,没有一项搜索结果与老樊的域名有关系。

  而直接在地址栏里输入果蔬网商城.手机,会弹出一个写着“购买热线”的页面,但点开却显示“加盟热线正在建设中”,没有电话。

  因为天津域晟公司没有官网,记者只能通过华瑞网研公司查询系统进行搜索。输入果蔬网商城.手机,查询结果中,持有者信息一栏显示的是“zhuce”,甚至都没有老樊的名字,更没有联系方式。

  记者随后给华瑞网研公司打了电话,以客户的身份表示想注册“果多美.手机”域名(这个域名实际是老樊持有)。华瑞网研公司告知,后台查询到这个域名已经被注册。而当记者表示,想跟持有者进一步探讨转让事宜,问公司可否提供持有者的联系方式时,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公司跟域名持有者确认过,持有者说域名才刚刚注册,不想卖”,因此没有给记者提供联系方式。而此时,真正的域名持有者老樊就坐在记者身边,他根本就没有接到华瑞网研的联系电话。而且老樊早就想把域名转让出去了,不存在“不想卖”的情况。

  对于老樊被忽悠购买域名的遭遇,北京诵盈律师事务所律师阿致刚表示,这件事情涉及到了“网络域名注册合同纠纷”,其中天津域晟公司的资质是一大争议点。虽然在工信部备案网站里查不到天津域晟公司的信息,但根据《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第二十条,这家公司也有可能是备案系统里不涉及的“域名注册服务代理机构”,相当于与经销商合作的零售商,也可以开展域名的销售工作。

  “但问题在于,《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第二十条同样指出,域名注册代理机构受委托开展市场销售等工作的过程中,应当主动表明代理关系,并在域名注册服务合同中明示相关域名注册服务机构名称及代理关系。但在天津域晟公司销售以及签订合同的过程中,没有表明自己的代理身份,全程是以自己的名义与老樊签订的合同。”

  此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曾有一份案件判例,一家名叫中域新泰的公司作为代理机构,以自己的名义与客户签订域名注册合同,没有表明代理关系,法院最终以“该代理机构的做法会使域名注册服务秩序陷入混乱,最终危及互联网络的发展环境,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为由判定合同无效。阿致刚建议,老樊可以参照此判例,并依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向法院主张其与天津域晟公司签订的域名注册合同无效,要求公司返还合同中的款项。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表示,天津域晟公司在向老樊推销域名时还涉嫌诈骗。“销售人员在推销心心相印.手机域名时,宣称心心相印是中国第一纸业品牌,与实际不符,市场上并没有心心相印纸业,常见的纸巾品牌为心相印。老樊因此购买域名,也正是因为虚假宣传使自己做出错误的意思表示,该公司的行为涉嫌诈骗。”此外,那些公司和个人以购买域名为由,诱骗老樊去办理各种证件的行为,同样涉嫌诈骗。目前,老樊已经准备走法律程序,向法院申请要回自己的钱。

  域名的“生产厂家”同样负有责任。记者向华瑞网研公司提出“购买”域名申请之后,公司表示自己不能开展销售业务,随后会有另一家“注册服务机构”与记者联系。记者随后接到的电话中,一名来自 “北京市京客网科技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表示收到了华瑞网研公司的反馈信息,“京客网”公司就是一家“域名注册服务机构”。在华瑞网研公司的官网上,能够查到“北京市京客网科技有限公司”是华瑞网研公司的合作伙伴,还是“金牌注册服务商”。但和天津域晟公司一样,在工信部的备案网站查不到“京客网”公司的任何信息。也就是说,连“生产厂家”都没有认真核实与其对接的“经销商”的资质。

  在注册费方面,华瑞网研公司给“.手机”域名的官方定价高达2960元一年,销售人员在推销时更是会鼓动客户直接注册十年。在沈平看来,这样的定价显得不太合理。

  沈平表示,常用的.com、.cn域名,一年注册费才几十元,为何.手机域名反而定价这么贵?“域名定价不该完全属于市场行为,有关部门应该实施一定的监管。”同时,沈平也给广大投资人发出了警示,域名抢注确实属于一种投资,但专业性较高,也具有一定风险。在没有储备足够的专业知识之前,投资人不应盲目入场。

  几天前的一个下午,浙江杭州萧山医院呼吸内科门诊来了一个面容憔悴的小伙子,病态的外貌和他不到30岁的年龄显得格格不入。别看患者小吴年纪不大,可却已经是医院的“常客”了,近两年来,他已经门诊就诊78次,甚至连住院,都已经5次了。

  近年来,室内蹦床馆遍地开花,游戏惊险刺激程度也一路飙升,并吸引了很多儿童。然而这些网红项目和设施足够安全吗?

  据@北京市教委发布的消息,体育单招和高水平运动队部分专业统考文化考试、高招体检、体育专业考试、高职专升本公共课考试、高考第二次英语听力机考等5件重要事项都将在6月进行。

  这几天,常州三院肝病科35病区发生了一件稀奇事儿:每天早上,当其他医生推着病历车进病房查房的时候,有一位医生却正好相反,被他的病人们 查房 。

  女子摆地摊赚钱后送自己奥迪车成都的傅傅白天在服装公司上班,晚上出门摆地摊。她称自成都允许临时占道摆摊后,收入增加了,520那天买了一辆二手奥迪奖励自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收藏>] [打印] [挑错] [推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